www.4455676.com
疑窦旋涡中的碎尸案
发布日期:2019-09-22 03:27   来源:未知   阅读:

  塌楼事件发生后,温州市、鹿城区迅速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市、区两级党政领导赶赴现场指挥救援,要求尽一切可能救援被困人员,全力抢救伤者。属地街道以及公安、消防、武警、卫生等部门及时到达现场开展救援。

  1994年5月24日,南山河愤怒地将一麻包沉重物品抛在河口圩镇粮所附近的岸边。

  “哇!死人啦——?”好奇的群众走近,看见是一块毛毯包裹的人体躯干:无头、无手、无脚、无衣服、腹部被割得血肉模糊,从丰满的乳房判断是具女尸。

  云浮市公安局的民警闻讯而至,以案发点为圆心,沿河画一长径为10公里、短径为3公里椭圆形调查圈,查找尸体残缺部分,寻查25至35岁之间失踪已婚或有性生活史的女性,以尸源为线索追踪犯罪嫌疑人,同时摸排可疑人员。

  刑警队员深入到了大街小巷,派出所的民警寻觅到了崇山峻岭间;保卫科、治保会、联防队、基干民兵也纷纷出动参与调查,肇庆市公安局“破案专家”马文燊也带领得力民警加入到了走访查询之中。

  一条条失踪女性的线索报到破案指挥部,一条条地又否定了,一个个可疑人员筛选出来,又一个个排除了嫌疑。300多名调查大军,顶着30多度的高温,对圈内3000多个村庄、单位进行了细针密缕的寻觅,对3万多人口进行了细致的分辨……为了搞清若明若暗的失踪妇女线索,破案指挥部不惜派民警到四川、河南去调查。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竟一无所获。

  终于,胜利的喜悦似乎跳上公安民警的眉梢:8月8日,一细心的警官在旧永丰桥附近的树林内发现了用纤维袋装着的人头、人手、人脚。法医核验:系女尸,与5月24日所获躯干是同一妇女的“零配件”。

  也许是尸体高度腐败的原因,向社会广为散发出去的3000多张认领女尸的启事近一个月了,仍没有一点线索,也许是抗洪抢险冲淡了人们对此案的关注,使得有价值的线索散失了。

  紧锁的眉头重新浮现在每个警官疲倦的脸上,大家仿佛看见巍巍云雾山在为死去的亡灵抽泣,仿佛听见滔滔南山河在为亡妇的冤魂鸣咽。老天爷哭了——连日暴雨,南山河急了——“腹水”猛涨。

  南山河不等警官解开此谜,便于9月7日中午又推出一个更难解之谜,它的谜面是:在云浮市城镇罗沙地段新永丰桥下,南山河上又出现一具裸体女尸:尸体右大腿根部被人用利器挖掉一块30厘米的肉,颈部有明显卡压之痕,有多年性生活史,年龄约在26至30岁间。无疑:这又是一起特大杀人碎尸案件。

  早前,在《旋风少女2》发布的“纯爱版”片花中,池昌旭与安悦溪身穿情侣睡衣,隔着一扇纸拉门,面对面入睡一幕引网友高呼:“这个情侣睡姿简直甜爆了!”今晚,这高甜有爱的一幕即将上演:两人“阴差阳错”住进同一间房,入睡前,长安隔着纸门,偷偷将自己的手指与百草的手靠在一起......面对自己无意识的行为,他能否正视自己的心意?两人的感情线又会有怎样的发展?

  南山河两岸的群众震惊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云浮市是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从明代万历五年设置东安县府以来,处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位置至少也有1417年的文明历史了。这在短短4个月间发生两起杀人碎尸案,令人难以接受。

  肇庆市公安局采取了三条措施:一、向全市所属各级公安机关通报案情,在全市2万多平方公里,600多万人口中公布无名尸的体态、外貌,发动群众辨认近4个月来失踪的妇女,清查外来人员;二是在云浮市云城南山河附近厂、场进行严密布控;三是组织精干力量,对发现尸体附近的河段进行搜索,以获取物证。

  一张更大的网络运转起来,一时间,这两起案件给云浮市和肇庆市两地公安民警的心上压了两座大山。

  南山河水位降了,云雾山沉默了。群众的眼睛注视着一个个闪烁在公安民警头顶上的警徽,像是关切地寻问:今日长樱在手,何时缚住凶犯?

  案情发生了戏剧性变化。9月7日下午2时许,云浮市公安局政委林石祖在赶往现场的途中,云城派出所的黄副教导员汇报:6日下午2时左右,住在云城××旅店303房间的原籍湖北崇阳县的胡小姐(23岁),与店主及几个同乡把水磨石粉厂的“看更”李金池扭送到派出所。

  胡小姐反映:9月3日晚上1l时,李金池用自行车将其大嫂杨素完带走,至今杨素完未归。而李金池说,把杨素完带给了一个开摩托车的,以后的事再也不知道了。派出所民警就拿出5月24日发现的碎尸头像照片给胡小姐辨认,她反复看后摇头否认。公安民警仍不放心,怕胡小姐对腐败变形的尸首认错,就连夜询问李金池,直到7日中午都没听他说一句与案情有关的话。由于没有什么证据,派出所尚不知道又发生那起杀人碎尸案的信息,就把李金池放回家了。

  接到报告后,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高度重视,总局党组书记、局长杨焕宁立即做出指示,派出工作组即刻赶赴现场,调集周边救援力量,主动发挥专业人员、专业技术和专业装备的作用,协助地方政府全力做好抢险救援等工作;要求浙江省安监局配合地方政府千方百计做好被困人员搜救和伤员救治等工作,做到科学施救,安全施救,严防次生事故发生。要配合有关部门查明原因,举一反三,强化建筑施工安全监督检查,有效防范和遏制生产安全事故发生。

  这一汇报引起了林石祖政委的高度警觉,立即派民警传讯李金池,调集预审科长李成桂、刑警大队长周石窝、副队长严盘九、老预审副局级调研员蔡文起、云城公安分局局长陈石坤、教导员黄念初等十多人组成强有力的审讯组,于当天下午3时突审李金池。

  只见李金池泰然自若,毫无惧色。他长得胖乎乎的圆脸上,闪亮着一双阴森的眸子,1.62米的个子往审讯室里一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问其基本情况时,他间或地一个奸笑,似乎在向民警示威:昨天审了一夜,不是照样没事吗?嘿!

  李金池的杀人嫌疑直线时半,民警带报案的胡小姐去辨认中午发现的女尸,胡小姐所讲其大嫂身高、生育等情况与尸检报告一致,且她细看尸体后惊呼死者确系其大嫂杨素完。

  审讯开始了。公安民警以9月3日晚上李金池与生前杨素完接触为突破口,反复用政策法律,进行正反两方面的教育,耐心启发,认真审理。

  没想到李金池置若罔闻。五、六个小时过去了,你说你的,他干他的,不是东张西望,就是不断用手轰打蚊子,精力一点都不集中,答非所问,只是眼神有些慌乱了。

  夜幕降至8时30分,华灯齐放,映照得云浮市区似天上的街市。令人陶醉,令人神往。郭福驱车奔驰在这战斗了多年的街道上,感慨万千;当市局刑侦队长和市公安局局长多年的他,对手下民警的能力了如指掌。多少狡猾的犯罪分子都没能逃过他们这支强悍的审讯阵容。今天这是怎么了?审讯思路、策略等都没问题嘛,是哪个环节上出了差错?

  汽车很快到了南山河岸边。秋风拂面,波涛汹涌,似乎在向郭福暗示着解开两起杀人碎尸案的密码,他眯起眼睛认真解读着。他突然想起一个人:瘦高个子,两条花白剑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原肇庆市公安局干部学校的马文燊校长,他讲的关于审讯理论又回荡在耳边。

  郭福一拍脑袋,豁然开朗了,一条明晰的审讯思路涌上心头:对!审讯的突破口没有选准。

  他驱车赶回公安局,让继续僵持的审讯暂停了下来,开始了他精僻的演说: “两命案现场勘查,是仔细认真的,获取了大量物证,社会调查也是有深度的,搞清了基本情况。今天五、六个小时的审讯更是功不可没,因为从犯罪嫌疑人的眼神中已证明他的思想防线在崩溃。但为什么他要这样抗拒下去?主要是我们分析案情不够,没有选准突破口,犯罪嫌疑人从心里笑话我们。

  汽车胎噪主要部位主要是叶子板和轮弧部位产生的,改装师也对此部位使用安博士环保隔音材料进行隔音降噪处理,将原车轮弧拆下来清洁干净,将轮毂和叶子板裸露的钣金层用减震材料全部贴满后,再在原车轮弧上分别贴上安博士隔音减振材料和吸音隔热棉。

  “我认为,www.99488.com这相隔近4个月之久的两起特大杀大碎尸案很可能是一人所为,应当并案侦查!理由有三:一、两案尸体发现在同一河上;二、杀害的都是同一性别——女性;三、都对尸体用利刃进行了解剖,4月25日那起砍断死者四肢和头颅的部位都是好下刀的关节,9月7日那具女尸右腿根部的肉也是割得恰到好处,而李金池的疑点最大。理由是:一、9月3日晚他带走了杨素完,又在其宿舍有《人体解剖学》等6本介绍人体骨胳的医书及一张与5月24日发现的尸体包裹着的同一牌子的上海提花毛毯;三、李金池住处偏僻,又是单身独住,有做案条件。”

  明亮的预审室,上方端坐着两位审讯员,下方是手戴铐子的李金池。郭福慈祥地步入而来,微笑着打开了李金池的手铐,给他点了根香烟。

  李金池笑了,抽着烟,呆望着郭福。郭福和他并肩而座,像兄弟似的拍了拍李金池的肩膀道:“老李啊。”李有些受庞若惊的样子。接着他俩开始了斗智斗勇的对话:

  郭:“你和共和国是同龄人,都45岁的年纪啦。唉,还是孤身一人,怎么过夜生活呀?”

  郭:“你从小出身贫苦,没人教育你,知道的法律知识不多,所以犯了些错误,如果读的书多了,就不会这样了。”

  李:“对对对,你比算命先生还厉害,服了你了。我要是读点法律知识,就不会把野鸡,‘搞掂’了。”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9月3日晚11时许,李金池骑自行车到云城,窜到××旅店寻找暗娼,遇到刚来云城找工作的杨素完、胡小姐两姑嫂。李与杨讲好价便用自行车把杨带到罗沙开发区南山河边,指着河对面的村庄骗杨,说那是他的住处。杨信以为真。两人便脱鞋过河,行至河中间的大石处,即行了云雨之事,杨问李要钱,李不给,顿起杀心,即把杨推下水中……李金池残忍地杀害了她,还灭绝人性地挖下了她大腿上的一块肉,居然回家炒着吃掉了。

  顾晔佳(化名),时年25岁,原名顾玉华,江苏昆山人。中共地下党员,段海平的助手,公开身份是东海中学教师。因为是谭忠恕儿子的班主任,所以与谭忠恕的妻子很熟,经谭妻介绍与刘新杰成为恋人,是水手与刘新杰之间的交通员。在扮演恋人的过程中,对刘新杰真的产生了感情。

  这起案子审下来,李金池已聊得口若悬河,像是在吹嘘他的“丰功伟绩”似的。郭福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接着问“那上一次的‘鸡’你又是为何要‘搞掂’呢?”

  原来,在1993年11月,李在云城东街与湖南平岗具的吴要香(女,35岁)相识,以20元的价格,把她带回宿舍。此后,两人来往甚密。春节期间,李曾把吴带回托洞老家,同居了20多天,从相识到1994年5月份,李共为吴花了近3000元。月收入只有300多元的李已是囊中羞涩,1994年5月份,吴要香向李金池提出要寄800元回老家,李不从。5月24日晚,吴要香到李金池处,向李说,她已有500元,要求李金池凑300元寄回家。李金池想到吴要香是外省人,不会在云浮呆长久的,想着她的手上还有500元,顿生杀人越货的邪念。当晚吴要香熟睡后,李金池用事先准备好的麻绳……他便如此这般,干下了杀人碎尸的滔天罪行!

  最令法医不解的是,为什么死者肚子会被划得乱七八糟?李金池交代:死者生前反复提过,因为肚里戴了环,不怕怀孕。李在杀死该人后,非常好奇,就用刀在死者肚子里乱找这个环。

  审讯完毕,已是天光大亮。郭福即派法医及侦察员到犯罪嫌疑人家中勘查,在其交待的墙缝中找到了剖尸的快刀,刀背上、墙角、床下等多处有人血血迹,经化验与吴要香尸体血型一致,经化验比兑,犯罪嫌疑人家中的上海提花毛毯与裹吴要香尸体的毛毯是同一块的。另外,犯罪嫌疑人交待的有关杨素完一案的作案细节,也完全与现场勘查吻合。同时还勘验到了其它许多证据。经云浮市人民检察院认定,李金池故意杀人罪证据确凿,批准逮捕。

  {刊载于广东省《肇庆公安报》1994年9月28日创刊号三版,作者:陈永博、莫健美、练成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